笨笨书 > 替嫁后,纨绔大佬每天都在撩我 > 第59章 他还是那个宴川
第59章  他还是那个宴川
白媛媛为了安抚白景天和白太太,当即表态说道:“虽然这样做,有点对不起姜沫。可是,实事求是的说,我的确比她更适合做宴川的妻子。爸妈,你们放心,我时刻都记得我姓白,我是白家的女儿。如果我做了宴川的妻子,我必定不会忘记白家,一定会让白家成为金城第二个晏家的!”

白景天跟白太太心情舒畅的仿佛三九天吃了顿火锅,三伏天吃了顿冰激凌。

舒爽啊!

果然,还是自己亲手教导长大的女儿,才是跟自己一条心的!

姜沫这个白眼狼,果然是喂不熟的!

“媛媛,你真是太懂事了。”白景天满意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们就只有你一个女儿!白家的一切,早晚都是你的!”

白太太也说道:“我真是宁肯你才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!媛媛,妈这辈子最不后悔的就是把你养大了!”

“爸妈!”白媛媛一脸感动的抱住了白景天和白太太。

在两个人没有看到的角度,白媛媛嘴角轻轻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。

白景天和白太太多么势力,她可是从小就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
不过没关系。

反正他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。

谁利用谁,还不一定呢。

至于姜沫?

呵呵。

她活该!

白景天一家三口,亲亲密密的坐在一起吃饭,气氛融洽的不得了。

他们三个人,谁都没有想起来,姜沫本来是不想来金城,是他们逼着她来的。

姜沫本来也不想要这个婚约,是白太太用姜晟逼着姜沫点头的。

姜沫是他们亲手赶出去这个家门的。

他们只会认为,姜沫不孝,姜沫不听话,姜沫不懂事,不会为白家付出奉献。

总之,所有的错都是姜沫的!

下班之后,姜沫习惯性的去菜市场选购今天的食材。

刚到菜市场,姜沫忽然想起来,宴川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穷小子了,他是金城最闪耀最风光最炙手可热的霸主,想请他吃饭的人,想必数都数不清,他还会回来吃饭吗?

就在姜沫犹豫的时候,卖海鲜的老板眼尖,远远的就看见了姜沫,赶紧冲着她招手:“姜小姐,今天有新到的鲽鱼,要不要来两条啊?还有新到的深海虾,绝对保证新鲜!”

姜沫想了想,还是要了这鱼虾。

刚刚走到集贸市场的门口,忽然想起来自己忘记买葱姜了,又折回去购买。

却发现刚刚还热情洋溢招呼自己的海鲜老板,竟然收摊走人了。

不对啊。

他的档口还有好多的鱼虾没卖掉呢!

怎么这么早就走了?

“哎,小姑娘,你要买鱼虾啊?你去别家买吧!”一个热情的老大娘对姜沫说道:“这家老板啊,只做一个人的生意。”

“阿婆,什么叫只做一个人的生意啊?”姜沫不解的问道。

“嗐,那个卖海鲜的老板啊,他不缺钱,他的海货,就只卖一个人,卖完了就走!”缺了牙齿的老大娘解释说道:“而且,要的价格特别低。哎?你这是从哪里买的海虾和鲽鱼?这么大这么新鲜,一定要不少钱吧?”

“啊,这些一共花了五十块。”

“什么?五十块!”老大娘一脸的难以置信:“五十块就只够买这一对虾!那个老板的客人不会就是你吧?”

姜沫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聪明如她。

已经反应过来了。

那个海鲜老板,与其说是只卖给自己一个人,不如说是只卖给宴川的吧?

这个家伙,真是……

亏她以前还真信了宴川的话,说什么海滨城市,海鲜就是便宜。

姜沫随便搪塞了两句,便急匆匆的离开了。

回到家里,一进门就看见宴川正系着围裙烧水。

姜沫将东西放在了桌子上:“宴川,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?”

“没有了啊!我该坦白的都坦白了。”宴川赶紧擦着手出来:“哇,今天又买了鲽鱼和海虾,我最喜欢吃这个了!”

看着宴川夸张又幸福的表情,姜沫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“这些鱼和海虾,都是你让人,故意低价卖给我的吧?”姜沫问道。

宴川手里的动作一顿,随即慢慢转身,就那么深情款款的看着姜沫:“沫沫,看着你每天都那么辛苦,我也想给你减轻一点压力。只是那个时候,我不能明说,因为我的复仇计划还在进行之中。既然你介意这个,那我以后不这么做了。”

姜沫叹口气:“让你这么一个大老板,委屈在这个小出租屋里,真是难为你了。”

“沫沫。”宴川委屈巴巴的看着她:“你嫌弃我了!”

“不是。”姜沫眼神躲闪,不敢看宴川。

“你就是!”

“我没有!”

“那你亲我一口!”

“宴川,你别胡闹!”

“那我亲你一口,不然我不信!”宴川将胡搅蛮缠这一招,运用的炉火纯青。

“不行!”姜沫咬牙坚持拒绝。

“那你就是嫌弃我了!”宴川死皮赖脸的凑了上来,一把抱住了姜沫:“让我亲一口!不然,你就是骗我!”

说完,吧唧就是一口。

姜沫娇嗔的看向他:“宴川!你又这样!”

“我还可以这样!”宴川偏过头,在另一边脸颊,又是亲了一口。

姜沫所有的不适应不开心,就被这两个吻,给亲飞了。

姜沫的脸颊刷的一下红透了,一把推开了宴川:“不跟你说了,我得赶紧做饭了!一会儿还要去接姜晟呢!”

“我去接他。”宴川满足的说道:“做姐夫的,不讨好小舅子,那怎么能行?”

姜沫快速转过了身。

可是她眼底的笑意,还是出卖了她的羞涩和欢喜。

听着大门关闭的声音,这才娇羞的低声说了一句:“讨厌啦!”

姜沫没想到,曝光了身份的宴川,竟然没有出去应酬,而是早早回家跟他们一起吃饭。

这其中意味着什么,姜沫不敢想。

她怕自己在自作多情。

可她还是止不住的开心。

是的。

宴川的身份一曝光,金城不知道多少人,都想请宴川吃饭。

大大小小的名流,从以前的颐指气使到奴颜婢膝,仿佛就在一瞬间。

然而,宴川全都拒绝了。

没有比跟家人在一起吃饭,更让他开心的事情了。

宝贵的晚餐,当然是要跟家人一起吃啦!

那些人算什么?

他们不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