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笨书 > 替嫁后,纨绔大佬每天都在撩我 > 第54章 宴川他赢了
第54章宴川他赢了


“我也卖!”

“我也卖!”

单一人纷纷叫了起来。

宴会先生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:“你们——”

“宴会先生,小姐不好意思了。我们家公司最近周转困难,我们也不愿意这样!你们的家事,是不管的!我们自己购买现在你们家的股份,也是为了一起发财。”了,那就不能从我们抛售股份了。”

“宴席先生,宴请川也是你的儿子,给谁不给呢,你说呢?”

“宴先生,不好意思啊,我们家业小,经不起折腾……”

宴会上看一个曾经的合作伙伴,自欺欺人了,顿时心如死灰,一个又一个趄趄,又坐在了沙发上。

宴会川已经掌握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了。

他一翻翻着百分之三十七的股份,那一刻的位置换人了!

可以,他现在把所有的股份,都给长子晏明山。

两个人的股份起来,才能跟宴川抗衡。

,他正值当年。

现在就让他退位让贤,他怎么可能甘心?

“宴川,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晏家!”宴先生气的眼珠子都红了,色厉内荏的指着他哭喊:“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?”

“我说的还好吗?”宴川轻笑起来:“你要是不想让我卖掉晏家的股票,那就把你手上的股票都交出来了。”

“什么?!这不可能!”宴先生本能的拒绝。

“你看,我给了你选择的机会,是你自己脱离的。”宴会川如果有恶魔般的一连串:“你得到头上的股份,我就保证不会抛售晏家的股票虽然你没有股份,但你的长子还拥有百分之二的股份,他还是严家第二大股东!我也愿意让他继续担任我们杨家的总裁!这样,的钱都保住了。何乐而不为呢?”

宴会先生被宴川的无耻给惊呆了!

他以前怎么不知道宴川可能坏到这个程度!

他化了!

他真的真的了!

他不该让宴川活着来到这个世界的!

“宴席!你别晚点!”宴先生一字睡的那张:“可愿你家对不起你,你可欢宴!”

“我肯我不姓宴。”宁川冷冰冰的看着他:“这个姓氏,是我的耻辱!我要是有了孩子,我就他跟着他妈姓!”

“你!”宴会先生喉咙一甜,不受控制的,哇的一声,吐奶一口鲜血。

整个人瘫坐在地上,面色苍白,气若游丝。

宴川仅靠着几句话,就几乎要了他的命。

周围的人们,看着宴川的狠辣决绝,都在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冷汗。

他们以前也得罪过宴川,不会也被这么清算吧?

看看宴先生都气成什么样子了!

宴川这一手,真是太绝了!

要么交出手上的股份,保持最后的体面。

要么死抓着股份不放,大家鱼死网破,谁也都别想好过。

可问题是,晏家手里的股份一旦成了废纸,晏家也就完了。

而宴川丢了手里的废纸,他依然是六洲国际的大老板,照旧会过的风生水起。

真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

这一招,就把晏家逼上了绝路。

宴先生何尝不明白这一点?

直到这一刻,他才终于醒悟过来,他的小儿子再也不是以前任人宰割的羔羊了。

已经成长为肆意收割别人性命的死神。

即便是他,也无力抗衡了。

“宴川,你赢了!”宴先生声音微弱的说道:“我会把手里的股份全部交给你。但是宴氏集团的总裁,必须是晏明山!”

“好。”宴川露出了胜利微笑:“成交!”

两边的律师很快全部到位,开始正式的股权交割。

宴川就那么大喇喇的坐在了椅子上。

尽管他坐的很随意,可那一身不容置疑的霸气和来自骨子里的矜贵,硬生生的将他周围的一切,都纳入了他的城池堡垒。

这一刻,他就是王。

他就是神。

所有被他气势影响的人,不自觉的低头,俯首称臣。

股权交易书,递到了宴先生的面前。

宴先生捏着钢笔的手,在不停的颤抖着。

今天,只要他签下这个字,晏家就要易主了。

这是晏家苦心经营了好几代的心血啊!

竟然在他的手上,彻底失去了疆土!

可他没办法。

这字他必须签。

好在,宴川虽然混账,他始终是姓宴,他身上始终流着晏家的血!

宴先生不停的说服自己,就当是玄武门事变!就当是燕王朱棣的靖难之役了!

宴先生终究颤抖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在他写完最后一笔的时候,晏明山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:“爸!宴川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宴川抬头看向晏明山。

兄弟俩,谁都没有想到,再次见面,会是在这样的场合下。

“大哥。这些年,晏家的人都看不起我,唯独你没有这么做。”宴川平静的说道:“我说过,我会看在你的面子上,给他们一条活路。现在,我已经兑现了我的承诺。”

“宴川,你……”晏明山惊骇莫名的看着宴川:“你真的是六洲国际的老板?真的是你,一直在针对晏家?为什么?”

“是我。”宴川眼眶中蓄满了泪水:“至于为什么,就当是我在为我妈报仇吧。”

“你母亲的事情,我很遗憾……”

“够了。”宴川打断了晏明山的话,说道:“哥,现在晏家是我的了。”

晏明山脸色一变,想说什么,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。

“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了。”宴川平静的说道:“我不会让晏家消失。也没人跟你抢总裁的位置。属于你的东西,还会属于你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晏明山手指无力的垂下,他没脸面对宴川。

他跟宴川是一起长大的。

小时候,他以为宴川跟他是一样的,都是一个爸爸妈妈生出来的。

所以他对宴川很好。

可是长大之后,他发现,宴川跟他是不一样的。

他拥有着最好的一切,而宴川,只配拥有最差的东西。

他敏锐的察觉到,宴川身上的丑闻,可能另有隐情。

可他不能去查。

他怕查到不想知道的真相。

所以,他才继续对宴川好,用鸵鸟的方式,弥补着自己的亏欠。

可如今,曾经那个被亏欠的男孩,用自己的方式回来复仇了。

他们兄弟俩,终究还是走上了反目成仇的道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