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笨书 > 替嫁后,纨绔大佬每天都在撩我 > 第51章 我说我是老板你信吗?
第51章  我说我是老板你信吗?


“找个合同找那么久?还没找着?”姜沫拎着东西进了家门,“你放那吧,我来找。这房子才住了多久啊,又要搬家。”

已经收购了这片地皮的真正老板宴川,心虚的摸摸鼻子,说道:“这一片被六洲国际收购了,要开发成商业区。”

“是吗?”姜沫感慨的说道:“我们大老板真有钱!”

“你也觉得他……很有钱?”宴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“我觉得金城最有钱的,可能就是他了。”姜沫回答说道:“我虽然刚刚上班,但是跟着我们部门经理也理顺了不少事情。好几个收购案我都有参与的。每个案子都那么大,关键是还轻轻松松的跟晏家打擂台——嗯?又是晏家!宴川,你有没有觉得,我们的大老板,似乎跟晏家很过不去?”

宴川的心,不受控制的跳了一下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你看啊,晏家的业务方向,跟六洲国际有重叠的地方其实不是很多。晏家重点是搞房地产、建筑材料方面。而六洲国际却是主营国内外的贸易,而且还是以农业产品、工业产品、艺术品、医疗用品等等为主。这唯一重叠的地方,大概就是刚刚收购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了吧?”姜沫数着手指头说道:“你刚刚说,这里的房子要拆,就是新收购的那家房地产吧?”

宴川抬手摸摸姜沫的脑袋。

难怪考了那么多的证。

小脑袋瓜子确实很好用。

宴川开始给姜沫打预防针,免得将来真相大白的时候,姜沫会因为接受不了现实而跟他闹脾气。

“沫沫,你有没有想过,我其实就是六洲国际的幕后老板?”宴川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:“所以,六洲国际才会针对晏家。”

姜沫抬手摸摸宴川的额头:“没发烧啊,怎么就说胡话了?没事,我不嫌你穷,梦想虽然要有,但是也要切合实际啊。”

宴川啼笑皆非。

他说实话,反而没人信。

罢了。

总有一天是要公开的。

“不过,我一直就想问你这个问题,你跟晏家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姜沫赶紧补充一句:“如果你不想说,那就算了。”

宴川脸上的笑容,一点点的收敛了起来,眼底一片冰芒:“我跟晏家,是不死不休的关系。我们是夫妻,自然没什么可隐瞒你的。你知道我妈,是怎么死的吗?”

“据说是生产的时候难产,大出血没控制住?”姜沫问道:“看你的表情,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。”

“的确没那么简单,我妈是被人害死的。”宴川沉声说道:“我从一出生就背负着私生子的骂名,可谁会知道,这一切其实都是晏家人一手操持的阴谋?”

“阴谋?”

“我后来经过多次辗转,终于联系到了我亲生母亲的娘家,这才发现了端倪。现在整个金城的人,都骂我妈妈,说她是第三者,说她不要脸的抢了闺蜜的丈夫。可谁会知道,我妈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做任何人的第三者,她对闺蜜的丈夫更是避之唯恐不及,怎么会主动勾搭别人的丈夫?”宴川声音低沉,怒气越来越盛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姜沫也有些糊涂了。

“当年,我妈跟宴夫人曾经是非常好的大学同学,也是很好的闺蜜。她们两个分别是经济系和新闻系的系花。当时,我妈其实有一个相恋多年的恋人,在外面当兵。他们一直都是异地恋。但是尽管如此,我妈还是坚持了很久。”

“后来,毕业的时候宴夫人邀请我妈来到金城做客,被宴夫人的未婚夫,也就是我所谓的父亲一眼看中,转身就去追求我母亲。我母亲言词拒绝,并且收拾了行李,第二天就离开了金城。”

“再后来,宴夫人嫁给了自己的未婚夫,却一直没有生育。于是这对夫妻想出了一个奸计,那就是——”

“借腹生子。”姜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。

“对。”宴川嘲讽的笑了笑:“宴夫人借口思念同学,就让我妈再次来到了金城。我妈一来就被软禁了起来,那个禽兽他强逼着我母亲——我母亲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可就在她被侮辱的时候,宴夫人查出了身孕,已经有三个月了。”

“真是太过分了!”姜沫脸色变得非常难看:“那你外祖家就没寻找吗?”

“找了。”宴川说道:“晏家将我母亲藏的严严实实,根本就找不到。而且晏家是金城的名门望族,势力极大,无人可以撼动。所以,我母亲的家人疯狂的找寻之后,只能无奈的放弃。而我母亲曾经的恋人,因为失去了母亲的消息,误以为母亲已经变心,也失去了联系。”

“我比大哥小了两个月,是因为,我是催产的。”宴川眼底迸发出了恨意:“去母留子,一直都是他们的目标。我母亲被灌下了催产药,硬生生的提前生产。而她也因为产后大出血,晏家拒绝送往医院,而活生生的——”

说着说着,宴川的眼眶一下子红了。

他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,牙齿森森作响:“而那对侩子手,却对外宣称,是我母亲不知检点,勾搭了闺蜜的丈夫,怀上了私生子!我母亲背负了这个骂名整整二十多年!我好恨!”

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会是这样。”姜沫心疼的看着宴川:“这些年,你一定过的很辛苦吧?”

宴川眼眶含泪的点点头:“辛苦我不怕,我怕的是,我不能给我母亲报仇!如果没有晏家这对侩子手,我母亲现在会活的好好的,她会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,生下心爱的孩子,过着她最想要的生活!”

“所以晏家拼命的打压你,抹黑你,就是不想让你有能力复仇。”姜沫也反应过来了:“你在金城的名声这么坏,想必也是他们夫妻的手笔吧?”

“不仅如此。”宴川冷笑一声:“他们是想让我彻底坠入深渊,身染污泥,永世不得翻身!可惜了,我宴川的命,硬着呢!想要我的命,那就付出代价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