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笨书 > 替嫁后,纨绔大佬每天都在撩我 > 第65章 让白媛媛住过去
姜沫迅速冷静了下来:“白太太,我不觉得我跟你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。”

“姜沫!”白太太加重了语气:“你如果敢拒绝我,我就漫天嚷嚷,说你不孝!”

“白太太!我们已经登报声明,断绝亲缘关系了!”姜沫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你想嚷嚷就去嚷嚷好了,那份报纸我可是保存的好好的!”

“你!”白太太被姜沫堵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一边的白媛媛也听到了姜沫的回答,顿时急的直摆手,用嘴型说道:“妈,你哄着她,先哄过来。”

白太太口气瞬间就软了下来:“好了好了,我刚刚也是说的气话。你毕竟是我的生的,我怎么能那么做?”

“姜沫,就算我们断绝了亲缘关系,我毕竟也是一个长辈。身为一个长辈,邀请你来家里做客,这没什么问题吧?”白太太说道:“你将来也是要在金城立足的,敌人多了好呢,还是朋友多了好?你那么聪明,总该是想明白的吧?我叫你来,也没别的什么事儿,就是纯粹想让你过来叙叙旧。”

“我没什么旧可叙的。”姜沫淡淡的说道。

“总之,你今天如果不来,我就天天给你打电话,天天去你公司找你。”白太太为了自己的目标,也是拼了。

“你……”姜沫果然没招了。

这白太太突然这么殷勤,想必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准没好事。

可是如果一直拒绝她,她一直找自己的麻烦怎么办?

真是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!

姜沫无奈,只好说道:“是不是只要我去你家,你就不再找我的麻烦?”

“当然!”白太太目的达成:“你自己过来就好,不必带着宴川。”

“他也没这个时间。”姜沫没好气的说道:“好,什么时候?”

“今天十点。”

“好,我去!”

挂了电话,姜沫忍不住长叹气。

白家,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?

上午十点,姜沫准时出现在了白家的别墅。

比起上次的羞辱和刁难,这一次白家人的态度似乎热情了很多。

“二小姐回来了!”连家里的佣人,都客气了很多。

姜沫疏离的点点头,进了大门。

“白太太,我人来了,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姜沫淡淡的说道。

白太太也懒得招呼她,于是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既然你不同意跟宴川离婚,那就不离了。”

姜沫难以置信的看着她,不太相信,这句话是从白太太的嘴里说出来的。

果然,下一秒,白太太就揭了底牌:“你跟媛媛毕竟是姐妹,前二十三年也没有好好的沟通感情。这样吧,你让媛媛过去住几天,好好的跟你熟悉熟悉。都是自家姐妹,生分了不好。”

姜沫的眼睛刷的一下睁大了:“什么?!让白媛媛住到我家里去?不行!”

“有什么不行的?”白太太拔高了声音;“姜沫,你能嫁给宴川,是我点头做的主!怎么?攀上高枝儿了,就连亲妈都不管了?”

“我不想跟您掰扯这些。”姜沫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总之,让白媛媛住到我家里,不行!”

家,是她最后的自留地。

她不允许任何人,去污染了她最后的世界!

“我不是在跟你商量,我是在通知你。”白太太冷笑一声:“我已经找律师问过了。就算是登报声明,断绝关系,你依然是我的女儿!你要是敢拒绝我,就别怪我心狠手辣,去你上班的地方,大肆宣扬你的不孝!”

姜沫气的脸都白了。

手指不停的颤抖着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为什么!

难道自己这辈子,都逃不脱白家人的吸血吗?

白家人怎么可以这么过分!

白媛媛这个时候站了起来,轻轻拍打着白太太的后背,对姜沫说道:“姜沫,如果全世界都知道,你是一个不忠不孝的白眼狼,影响到你自己事儿小,你说,万一影响到你的那个弟弟——让他以后不管去什么地方,都被人戳脊梁骨骂,说他有个忘恩负义的姐姐……呵呵呵呵呵,会不会不太好啊?”

姜沫气的眼睛都红了:“你敢!”

“你试试我敢不敢!”白太太趾高气昂的说道。

“你……”姜沫气的一阵憋气,险些没能喘上气来!

“放心,我又不是逼着你跟宴川离婚。只是让媛媛暂时住过去而已。”白太太见姜沫气成那样,全身舒坦的仿佛做了一个全套spa,舒服的不得了。

“好,我可以让白媛媛住过去。”姜沫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但是,别指望我会伺候她!她自己的衣食住行,自己解决!”

“我还看不上你那小家子气呢!”白媛媛不屑的翻白眼。

“你们的目的达到了。”姜沫转身就走:“算你狠!”

白太太得意的笑了起来,对白媛媛说道:“看,还是我出马最管用。她还不是乖乖的从了?”

白媛媛一把抱住了白太太:“妈,你对我最好了!我将来一定好好孝顺您!”

“乖女儿!”

姜沫离开白家,捏着手机,却怎么都打不出那个电话。

他们刚刚搬的新家。

他们还没住热乎呢。

就要多了一个不速之客。

她怎么跟宴川开这个口啊?

这房子是宴川买的,自己凭什么做主,让一个外人住进来?

姜沫在路边转了好几圈,始终鼓不起这个勇气。

可是,白媛媛眼看就要搬过来了,这个电话必须要打。

姜沫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,终于打出了这个电话,大不了,自己跟宴川一拍两散,自己带着姜晟离开金城!

“老婆,什么事情?”电话里是宴川一贯的温柔。

“宴川,对不起,我没有经过你的允许,做了一件事情。”姜沫的声音里带着忐忑不安。

“什么事情?”

“白太太告诉我,就算是登报声明断绝母女关系,也无法斩断我跟她之间的血缘。她用姜晟的未来,来威胁我。逼着让我答应,让白媛媛住到我们的家里。我迫于无奈,只能答应了。对不起,是我自作主张了。”姜沫紧张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:“你如果介意这件事情,那我就去回绝了白家。我们离婚,我带着姜晟离开金城!这样,白家就找不到我们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