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笨书 > 替嫁后,纨绔大佬每天都在撩我 > 第63章 搬去新家
第63章  搬去新家
“可是,现在宴川哥哥被姜沫把持的严严实实,我想接近他都不可能。”白媛媛愁眉苦脸的说道:“我是真想为家里分忧,为爸妈解决麻烦。可是……哎……”

白太太说道:“可不是吗?姜沫那个小贝戋人,油盐不进的!今天媛媛好声好气的跟她说,让她跟宴川离婚,可她当众就给媛媛难堪!我说她两句还跟我顶嘴!养在乡下长大的孩子,就是不行!哪里比得上我们媛媛的贤惠大方!”

“说的是呢。可惜,妹妹始终不懂得维护好娘家的必要性。这娘家好了,做女儿的才有底气啊!”白媛媛假模假样的说道:“大概她一直没把这里当成她的家吧。”

白景天怒气冲冲的说道:“她不把我们当亲人,我也不把她当女儿!不行,我咽不下这口气!必须要让她偿还我们的生育之恩!”

“爸爸,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白媛媛眼睛一亮。

白景天想了想,说道:“就算姜沫不答应离婚,可如果宴川自己移情别恋,喜欢上你,那就不是她说了算的了。”

白太太眼前一亮: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呢?媛媛,你放心,我一定会逼着姜沫答应,让你也住过去的。这天长日久的,低头不见抬头见,宴川只要不傻,肯定能发现你的好。只要他变了心,就不是姜沫想不想离婚的问题了。你长的这么美,一定可以替代姜沫的!”

白媛媛激动的都要战栗了:“真的吗?爸妈,你们真的愿意帮我吗?我发誓,只要我能嫁给宴川,我绝对会让他大力支持白家的!”

“好孩子,你就等着好消息吧!”

此时的姜沫,完全不知道白家人的肮脏算计。

她也懒得去想白家人会打什么馊主意。

她忙的很。

因为,他们终于要搬家了!

虽然出租屋只住了一两个月,可是大大小小的东西,还是收拾了一大堆。

尽管姜沫已经知道宴川不缺钱,随时随地可以换上更好的东西,但勤俭惯了的她,还是把所有的物品都打包好了。

而亿万身价的宴川,也挽起袖子,勤勤恳恳的在旁边负责打包,一点嫌弃的意思都没有。

五块钱一个的盘子,都被他用泡沫纸挨个填充好,认认真真的收进了箱子里,小心翼翼的捆好。

“姐!这个水桶是邻居家借给我们的,我去还给他们。”姜晟蹦蹦跳跳的拎着水桶就出去了。

看着姜晟开心的背影,姜沫问宴川:“你现在好歹是公司的大老板,你真的确定要跟我们住在一套普通的民宅里?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宴川笑着抬头看向她:“不必这么委婉。”

“我听说,你刚买了一套别墅。”

“对。”宴川直接承认了:“写的是你的名字。”

姜沫:“……”

“我说过。以后我买的每套房子,都会是你的名字。”宴川眼眸深邃的看着姜沫:“开不开心?”

姜沫被宴川的这个眼神,看的心跳如鼓。

宴川的眼神越来越炽热。

姜沫不得不低头装作干活,躲避宴川的眼神。

“只是那个别墅还需要装修一下才能入住。你喜欢什么风格的装修?”宴川随口问道。

“宴川,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?”

“对你好,不是应该的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可是,我们是假的夫妻啊!

“沫沫,对我有点信心好吗?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。”宴川一把握住了姜沫的手,放在唇边一吻。

姜沫的脸,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。

她挣了两下,没挣开。

加大力气还想挣脱,结果却被宴川一把抱进了怀中。

“不信我?”宴川轻笑。

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我是说……”

“嘘!不爱听的话,就不要说。”宴川打断了她的解释。

他特别不喜欢姜沫跟他划清界限的样子。

他们这辈子都划不清界限了!

“姐,姐夫!”姜晟蹦蹦跳跳的从外面进来,一进门就看到这个画面。

姜晟马上双手捂住眼睛:“我什么都没看见!”

姜沫跟宴川同时噗嗤一笑,松开了对方,继续装作忙碌的样子。

只是一个发红的耳朵,一个止不住上扬的嘴角。

收拾的差不多,一辆车就拉着全部的家当,去了新买的房子里。

这套房子是四室两厅两卫一厨的格局。

面积不大,属于紧凑型的户型。

但是比起出租屋,是强了不止一百倍。

在出租屋的时候,只有两个房间。

所以姜沫不得不跟宴川睡在一个房间。

现在房间多了,终于可以不必挤在一起了。

年轻人睡一起,这血气方刚的,难免擦枪走火。

每次,两个人都有点尴尬和不好意思。

现在好了。

再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。

姜沫睡主卧,宴川睡客卧,姜晟也睡客卧,剩下的一间做书房。

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妥当,三个人开心的在沙发上打滚。

“真好。”姜沫抚摸着沙发,感慨的说道:“终于有自己的家了。”

宴川还沉浸在不能跟姜沫睡一个房间的遗憾里,听到姜沫这么说,随口说道:“放心,以后你的家会越来越大的。”

姜晟插话:“姐夫,你是说,你要跟姐姐生一堆小宝宝吗??”

宴川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这小舅子,给力啊!

“只要你姐愿意生,那就一直生。”宴川笑容满面的回答:“想生几个就生几个!”

姜沫的脸蛋刷的红透了:“守着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呢!我去厨房看看,我们今天吃温锅饭!”

说完,姜沫急匆匆的就钻进了厨房。

快速将厨房房门关闭,整个人都靠在了门上,脸上的红晕,在玻璃的冷却下,这才慢慢的褪了下去。

这宴川的情话真是越来越熟练了。

也不知道他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。

自己一开始还当笑话听,可是天天这样,就怕某一天,自己会当真呀!

姜沫赌气的摘着芹菜叶子:“真是的!明明是假的婚姻,却说的跟真的似的!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!难不成,他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?呸呸呸!姜沫,你醒醒吧!你何德何能,能让一个大老板对你倾心?你只是他的伙伴而已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