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笨书 > 我真的是天劫 > 第三十一章 越级
    见方衡亮剑,众人只是微微一顿,便继续逼近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最让人忌惮的就是方衡的气息隐蔽,令人看不出他的具体修为。

    但周航在出发前,结合各方情报,给众人分析了方衡的实力。

    周航认为:带走墓中宝藏的人,修为一定不高,只是有特殊的宝物遮蔽气息。

    他的理由是,带走墓中宝藏的人,要不就是修为很高,要不就是修为很低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逻辑问题。

    实力高反而遮蔽气息,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?

    实际看来……方衡的遮蔽气息属于天劫府福利之一,只要进入下界就自动开启。

    但方衡的修为确实不算很高。

    所以说周航的这波猜测有理有据,但又是误打误撞的猜对了。

    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方衡一身黑袍随风猎猎而动,那双隐藏在兜帽下的眸子不断打量着迎面而来的几人。

    左!

    只见一个周家修士将地上雨水扫向方衡。

    那些雨水近身一米,则被十曜剑上的金色火焰蒸发,化作一层薄薄的白雾,反倒令方衡看不清楚对方的动作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一柄长刀穿雾而来!

    当!

    方衡挥剑抵挡,刀剑碰撞,发出清脆的碰撞声,对方的灵器瞬间出现一个小豁口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!

    又是三五把兵器来攻,裹挟磅礴气力,瞬间震散了白雾,却让他们意外的发现了方衡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道剑芒,一声惨叫,一颗滚落在地的头颅告诉了他们方衡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见率先出刀的那个修士已然尸首分离。

    方衡不知何时发动扶摇九步,一剑斩杀了他。

    众人大骇。

    但下一秒,又是数人上前,与方衡战作一团。

    刀光剑影从雨幕中映出。

    刺,劈,撩,挂,点,抹,扫!

    以一敌十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青石龟裂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几乎没人能在方衡手下走过两合。

    方衡下手前,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追求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打牌的时候,最先露出底牌往往会输,战斗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炼体六层的修为完全发挥,反而有可能陷入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短短数个回合,已有七八人倒在方衡剑下,都是炼体境一二层修士。

    场外的周航见状,微微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本想试出方衡的实力,却未曾想出师未捷。

    战斗是需要尽快结束的。

    方衡怕城主府和六大宗门的人来,因为回劫界唯一的要求就是脱战,如果参战人数变多,自己就很难走掉。

    周航也怕,他希望能私吞云阙侯大墓的宝藏,如果其他势力的人来了的话,无论是利益分配还是在城内动武,都会很难办。

    “叔。”周航看向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微微点头,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把银枪,一步一个水花,向着方衡走去。

    剑与枪。

    炼体六层与炼体八层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方衡不占优势。

    但他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自己有青云丹,有天劫镇世,一但脱战也可以回劫界。

    他想知道,以自己目前的巅峰状态,可以越多少级挑战!

    越级。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两个字,实则难如上青天。

    常有人说大境界之间的差距是致命。

    比如化炁境可以灵气外放,但炼体境不行。

    比如凝脉境可以踏空而行,但化炁境不行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大境界之间的差距大,小境界之间的差距又何尝不大呢?

    就像方衡一个炼体六层,斩那些炼体二、三层的人跟切菜杀鸡一样,这就叫境界压制。

    那……

    自己,打得过炼体八层吗?

    方衡觉得,可以一试!

    钦!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剑锋与枪头碰撞在一起,劲力勃发,周围的雨滴都随着气浪改变了落点。

    这一发对拼,令两个人同时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方衡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退了两步半。

    一目了然!

    方衡嘴角微微上扬,第一次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明显的认识。

    标准境界,炼体六层!

    实际实力,无限接近炼体九层!

    虽然目前来看自己和中年男人差距不大,但如果一直打下去,自己有信心斩杀对方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一点之后,方衡环视四周,心中便想好了退路。

    自己大可以回劫界去睡大觉,干嘛要跟这群人死磕?

    然而,正当他打算发动扶摇九步远遁,继而脱离战斗的时候,一杆银枪再度攻来!

    依旧是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如此突然的袭击令方衡应接不暇,勉强挡下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中年男人攻的越来越快,银枪已经在雨幕中舞成了残影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神经病吧!”

    方衡头一次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这中年男人完全就是以命搏命,以伤换伤的疯子打法!

    他的眼睛只盯着方衡的剑,对于另一手雷光闪烁的雷嗔印则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任凭雷嗔印打在自己身上,形成一个碗口大小,血肉模糊的恐怖伤口,中年男人也只是闷哼一声,随后将枪攻的更快。

    这种打法确实打的方衡很狼狈。

    他也确确实实被中年男人黏住了,无法进入脱战状态返回劫界。

    但对方是不可能知道脱战这回事的,那这种不要命打法对他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方衡心中涌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下一秒,数道强横的气息从四方袭来!

    东方,撼云城守卫军,隶属于城主府!

    西方,周家的援军!

    南方,由于六大宗门暂驻,百舸宗派遣的,混合在守卫军的宗门弟子!

    北方,中年男人横枪挡住方衡!

    这就是真的是很明朗了。

    显然,中年男人这种不要命打法就是为了拖住方衡,撑到援军到来。

    看周航撑着伞,在雨中平静如水的模样,显然这也在他的算计当中。

    周航认为,周家能独占云阙侯大墓的宝藏再好不过,但适得其反可就不好了,与其让自己无法应付的方衡逃窜,不如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。

    虽然是退一步海阔天空,但此时的周航还是心中微微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心真脏啊!

    方衡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逃是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,方衡转变了思路。

    他想试着杀了周航!

    下一秒,一股强悍到极点的气息从方衡身上爆发,席卷全城!

    大雨仿佛都为之停滞了一刹那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天空中雷声传来,似在与之应和。

    距离最近的中年男人受到这股气息压迫,瞬间被震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航也不例外,但他更凄惨,一口鲜血喷出,直接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股来自虚灵境界巅峰的恐怖气息!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满城皆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