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笨书 > 我真的是天劫 > 第三十章 万劫经就位
    此时的方衡,还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。

    离开周氏商行后,又到别的商行做完了一勾生意,现在手里足足有五千玄石。

    他刚刚回了一趟劫界,直接把叶羡鱼之前借给他的那些玄石银钱还上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方衡也可以逼格满满的说:

    “钱当然都发到我们家鱼子叔账户上去了,我从没碰过钱,我对钱没有兴趣!”

    兜里厚实的方衡心情大好,觉得令人阴郁的倾盆大雨都可爱不少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行至一条相对僻静的街道时,意外发生了。

    静!

    静的出奇!

    这是一个十字街口。

    忽然间!

    雨幕中,不断有穿着蓑衣的人影涌出。

    有人走大路,踏在青石板的水泊中,溅起几朵水花。

    有人走屋顶,踩青瓦,用阴翳而充满杀意的眼神盯着方衡。

    东西南北!

    上下左右!

    呈现包夹之势!

    可谓天罗地网!

    这时,街道上出现一道撑伞的男人身影,穿过那些蓑衣修士的阵列,走到了方衡十余米处。

    显然,他在这帮人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    这不是那个周航吗?!

    方衡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依旧身穿黑袍,遮住半张脸,遮蔽气息自动发动,显然周航也并未认出他。

    跟在周航身边的还有那个炼体八层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的话,那些身穿蓑衣的修士应该是周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赶在巡卫来之前,解决他。”

    周航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蓑衣修士拔出武器,浑身气血开始翻涌,缓慢逼近,压迫感十足。

    刀枪剑戟,斧钺钩叉。

    不断有雨滴拍打在那银闪闪的锋刃上,又顺着血槽和刃口流下来。

    方衡心里很清楚,他们一定是为了云阙侯大墓的东西而来。

    但自己是怎么暴露的呢?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方衡一抬手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周航微微抬起眸子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你是怎么确认那些东西的来历的?”方衡直言问道,他知道周航一定会回答自己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周航听完后点了点头,再次从怀中拿起那本《太虚皇朝武宗皇帝年间记事》,将二十四将军、避讳名号等等推断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方衡听完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暴露的!

    遥想雷击木那次。

    周航离开后,赵前、李周、陈穹三人也谈过周航这个人,但赵李二人言语之中对于周航多有贬低,直言对方是不学无术,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个评价不准确。

    嚣张跋扈也许属实,但不学无术纯属瞎扯。

    方衡继而想起那日山谷,周航离开时眼神深处的忌惮、不甘心和阴谋。

    当时自己想此人绝非易于之辈,今日一见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方衡在思考对策。

    雷击木那次,方衡是靠天劫府的气息隐蔽,虚张声势,将对方吓跑的。

    但今时不同往日。

    雷击木的利益可以放弃,但云阙侯大墓的利益太庞大了,庞大到可以让人产生赌徒心理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些周家的修士已经亮出了兵器,以周航的角度来看,双方的关系已经不可挽回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也没什么好顾及的了。

    方衡默念道:“领取等级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获得五级奖励:万劫经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获得六级奖励:荒焱剑诀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获得七级奖励:扶摇九步。”

    “嘶~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万劫经是一套功法,也是叶羡鱼曾经提到的,在五级时赠送的功法,是专门为劫吏辅丞量身定做的,没有等阶,上限极高。

    荒焱剑诀,一套剑法,主火。

    方衡刚刚被火池淬体完不久,并且手持同样主火的十曜剑,使用这套剑法,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扶摇九步,一套步法,主风雷,特点是如风如雷般迅疾,而且一般人很难看出章法。

    前者不用多说,量身定做二字就说明了一切,没有比万劫经更适合方衡的功法。

    后两者也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天劫府出品,必属精品。

    荒焱剑诀和扶摇九步的等阶都在天阶以上。

    虽然以方衡的修为还发挥不出全部威力,但持这两门武技,眼前这些周家的人显然就不足为惧了!

    逐渐逼近的周家修士还没意识到,方衡的本质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。

    钦!

    只见方衡右手从储物空间里抽出十曜剑。

    长剑在手,金乌纹哪怕在雨天也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下一秒,剑锋上燃起了一团团金色火焰,豆大的雨滴刚刚靠近就被蒸发成了白雾。

    而方衡的左手,也逐渐凝聚出一个白色雷球。

    左手十曜剑和荒焱剑诀,右手雷嗔印,脚下扶摇九步悄然发动,体内万劫经运转到了极致,再不济还有无条件升三级的青云丹这张底牌。

    一群人里,连个化炁境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这,还想杀我?

    你们是完全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