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笨书 > 重生美利坚之财富人生 > 上架感言
    如果可以在源头上搞定,当然也就不需要浪费自己的脑细胞了,比尔盖茨能够想到蒂姆伯纳斯李,他大卫李当然也能。

    “抱歉,大卫,虽然我也很欣赏你的作为,可我真的不能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如果你能回心转意,我们依旧可以寻求共识。”艹,这是谁给哥们上眼药了吧,该死的约翰牛,你别这么顽固行不行。

    “额,大卫,我有一点不太明白,你的浏览器为什么能够想到这个搜索功能,这很酷,远远超出了我的设想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能说的,都是那个该死的智障软件,那么多的软件我怎么记得住,还有那么多无聊的DOS指令,如果在开始键上方设定一个对话框,比如我需要什么,

    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我擦,听起来就好厉害的样子啊,难道说,这个世界还真有什么天才不成,蒂姆伯纳斯李确实很纠结,他有些先入为主了,在他看来,大卫李找到自己的原因,无非是他想更近一步的掌控万维网,而这个想法,显然并不符合蒂姆伯纳斯李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好像很不开心,为了那个老家伙。”

    揽着香香软软的丽萨小美女,大卫李的心情好了不少。可他却回答不了妹子的问题,怎么说呢,碰上的家伙头都很铁,没有一个纳头就拜的。

    艹,大卫李甚至从那厮的眼睛中读出一丝鄙夷,尼玛,这叫什么事,哥们真的很不怎么样吗。

    所以说,后面也就没了三顾茅庐的戏码。

    “丽萨,似乎我还是缺了一些什么,比如说领袖气质,只要我往那儿一坐,周边的人就该唯命是从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,咯咯咯,咯咯咯,你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笑,不许笑,再笑恼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笑,我不笑,你实在太逗了。”见到这厮真有恼羞成怒的趋势,丽萨小美女也就不再取笑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这是约翰牛了,刻板,偏见,目空一切,年纪越大越如此,曾经的日不落,那里会是这么容易淡忘的。”

    “啧,这还真是的,算了,你这么一说,我是真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什么,你明白了,我可一点也不明白,为啥要让我看住这个摊子,除了大把撒钱,完全就没有任何收益,你别不是想把我卖掉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拉倒,告诉你,也就是你没嫁给我,否则那里会如此。

    至于说有没有收益,我把我的投入加一块,然后乘以十卖给比尔盖茨,放心,他连还价都不敢。”

    呜嗷一声咆哮,一头母狮子就开始撕扯某人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慢来,慢来,我的高定衣服,嘶。”加长林肯一路狂奔,道路两侧的景色虽然很是不错,可对于车内两个抵死纠缠的人儿来说,那些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如果说金钱是夫妻之间的催化剂,很多人必定会嗤之以鼻。只是可惜,当你真有这么一天的时候就会知道,金钱的作用不会比蓝色小药丸差的太多。

   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,丽萨小美女很是满意。大卫李这厮或者是个渣男,可有一点,这货绝对不小气的,葛朗台什么的,不过是疯人呓语罢了,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乱说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不是说趴体吗?怎么先回酒店了。”小美女说完就后悔了,额,你这不废话吗,如果穿着这身皱巴巴的过去,再加上这张年轻的面孔,说不得就被看成服务生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你的这种衬衫太难打理了,我刚才都没用力。

    对了,你干脆穿我送你的那件圣罗兰。”

    大卫李嘴角抽搐了一下郁闷的说道:“亲爱的,我怕热的,贴身衣服只能是全棉的,任何化纤类的都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,你送的西服我很喜欢,衬衣什么的就算了,我这些都是三百支纱定制的。”

    额,丽萨小美女有些蒙圈,她现在有点吃不准了。莫非,私生子什么的只是假象,这货应该是布朗家的备胎。

    有底气和没底气不一样的,和大卫李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,她的感触就愈发的强烈,那种不经意间的13格满满,即便是她这个富家千金都有些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订制一套西服,便宜的千把块就搞定了,好的却要几万乃至几十万。

    额,这似乎也没什么吧,也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了,丽萨算是识货的,就以三百支纱的衬衣来说,面料没办法量产不去说了,这衣服也是非常麻烦的,四个小时左右,这件衬衣就要拿去熨烫了,否则就皱的没办法看。

    不说面料贵,也不说高订的成本是多少,就说一样,仅仅一个洗衣费,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可搞笑就搞笑在这里了,大卫李这么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,他是如何坦然面对这些的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,赶紧帮我找一套合适的,我去冲洗一下,你个疯婆娘,我们今天可是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额,好像老娘也该清洗一下的,也罢,简单一点吧,要是再折腾几个钟,这家伙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疯。

    在非洲打一千口井?俺们要拯救饥饿的儿童。

    哇喔,好厉害,这个必须支持,一千太少了,一千一好了,其中一百口井创新文化给了,俺们可是很有社会责任感的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这是什么表情啊?”

    “难道悲痛欲绝也不对?”感受着腰间传来的剧痛,大卫李有些哎呀咧嘴。“好吧,好吧,我投降,我其实是在想,你们城里人真会玩,打井?别搞笑了,要不了太多的时间,这些井就会因为各种千奇百怪的缘故废弃。

    所以说别费劲了,拿些粮食过去最好,米国这里的粮食都要发霉了,还不如拿去给黑哥们吃,当然,若干年后,我们将面对更为严重的灾难。

    食物多了,生育率就会爆表,算了,还是打井吧,没用是没有,最起码不会变的更糟糕。”

    丽萨小美女有些无语,这货的脑回路怎么这样啊,如果真如他所说,这些慈善活动还有啥意义?

    事实上,小美女现在想的却是无比正确,所谓慈善毫无意义,都说救急不救穷,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。

    干旱?

    别扯了,水利设施在非洲就没有,你不干旱有鬼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完全靠老天爷赏饭就能过日子的,不是说没有,反正非洲没有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戈尔先生您好,见到你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哇喔,谢谢你能来,对了,你的那个浏览器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非常不错吗?

    大卫李不免有些腹诽,驴党未来的二号人物,虽然要比老柯同学靠谱些,可那种高高在上的腔调,还是一如既往地讨人厌。

    “这个井打的太好了,希望所有黑哥们都能喝到甘甜的井水,如果可以,我希望可以承担额外的10%。

    额,对了,水是有了,食物的问题你们有人考虑过吗?

    没有水,三天就可能丧命,而没有食物,或者可以坚持七天。”卧槽,大卫李直接就被震惊了,且不说这个井啥时候才能搞定,你这个井好像也解决不了问题啊。

    我擦,怎么还有这样的展开啊,这货的脑回路还真是的。黑哥们有没有水喝,和我有一毛钱关系吗?

    至于为毛搞这么大的动静出来,你看不到现下的平权运动吗?

    黑哥们提供不了什么GDP没错,可这些家伙也是一人一票啊,要是这些票票全部给了老布舒,俺们可就扑街到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建议非常好,由于连年干旱,非洲的饥荒确实严重,如果花生顿能把精力用在这些事上面,很多灾难都是可以避免的。”

    艹,如果等你们去救命,非洲可能就没几个活人了。等着吧,你们终有一天会自食其果的。

    “送给你了,这对耳环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丽萨小美女苦笑,当然不错,十五万美刀的耳环,相信要不了多久,老娘就能成为美利坚第一拜金女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这是啥表情啊?

    额,我知道了,因为这是二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,什么二手的,要是没有故事,这对耳坠如何能卖这么贵。

    我是想说,外面那些人该如何看我,拜金女吗?”

    “纳尼,咳咳咳,亲爱的,虽然我并不想破坏浪漫的气氛,可我还是必须说的,我去年赚的实在有点多,而花钱的速度明显跟不上,所以呢,你要习惯的。”

    额,小美女白眼狂翻,虽然这话不尽不实,可怎么说呢,这些钱真就不算什么。再说了,慈善拍卖多好啊,这些东东完全都是可以拿来抵税的,与其交给IRS的那群混球,还不如到处浪呢。

    驴子,他确实不喜欢驴党,否则也就不会和二号人物如此说话了。

    可不喜欢归不喜欢,支持的力度却是不能小了,两世为人的大卫李很了解送礼的学问,要么别给,要么一次给个够。

    鹰酱的捐款是受限的,不能说你是谁的拥趸就能如何如何,个人也好公司也罢,捐款给竞选人的钱都不能太多。

    当然,所谓水至清则无鱼,有钱人在美利坚还是有特权的,各种各样的SPAC,可以充分的满足你的需求。

    “阿尔,如何,你们应该会有不少共同语言的。”见到阿尔戈尔的表情有些怪异,老柯同学不免有些好奇,今天这场趴体是驴党的重要聚会,他这个带头大哥如何能不来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那厮不知为毛迟到了,这就让老柯同学有些不淡定了,尼玛,这是来砸场子了?

    “谈不上,说不清,对于你,他表现的非常慷慨,颇有些一掷千金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了,迟到的事你也别介意了,确实出了一些意外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可大卫李的表情尴尬有余倨傲却无。”

    “额,然后呢?”老柯越发好奇了,这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样啊。首先应该这么说,邀请大卫李不过是一种试探,虽然这货没有什么明显的政治倾向,可老布舒在休斯顿的筹款演讲,这位老兄的支持幅度也很大啊。

    试探的结果出来了,这位并不是什么象党,花钱大手大脚也是常态,这些没必要过度解读,可阿尔之后的话啥意思?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或者是不喜欢你去非洲打井吧,老实说,我其实也不看好这么干,现在的农场主差不多都快疯了,你还不如买点廉价谷物呢。”

    柯林顿更无语,尼玛,我还能不知道黑哥们究竟是啥德行?

    可问题不该这么看啊,有了这些钱和项目,俺们是不是就可以插手非洲事物了?

    最低限度,我们也该增加一点影响力才合适吧?

    至于说粮食?

    通过粮食署去救济自然最好,可政治上的收益呢?

    白花花的大米拿过去,送的人和吃的人都不会在意。那么好了,我这该是有多蛋疼,才能如此的不着调。

    “哇喔,赫斯顿小姐,你可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我擦,你不是这样吧,居然打算调戏俺的妞,小心劳资咔嚓了你。刚刚摆脱西婆的怀抱,大卫李又狠狠的和比尔同学来了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“您可真年轻,这实在让人鼓舞,现在的这个世界,充满了陈腐的气息,太好了,如果您能折桂,我们的世界就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我擦,老柯同学差点一跟头栽倒,那啥,哥们儿基本就是陪太子读书,你这么红果果的恭维真的好吗。

    额,好像你还是大象的支持着啊!

    果然,商人是没有节操,这厮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能叫你大卫吗?你们可真般配。”两个口齿伶俐的家伙开始了商业互吹,酒会的气氛也一下就被烘托了出来。

    额,你个混蛋,我咋不知道你还有这本事,该死,我简直太失败了,根本就没能读懂过这个混蛋家伙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互吹,丽萨小美女整个人都不好了,一直以来,大卫李给他的印象就是各种耍酷卖萌,如果,如果这厮在洛克菲勒大厦也有这种表现。

    好吧,明白了,大卫李并非不会而是不想,就看这厮现下的表现,绝对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。

    至于刚才那个阿肯色州的家伙,除了眼睛有点不老实,其实还算不错,只是可惜啊,刚刚打赢了一场超大规模战争,还是老布舒的赢面大。